负面情绪,让成千上万的细胞死掉……

前言

每个人的身体,身体里的每一个器官,甚至每个细胞都有自己特定的振频,当这些“音符”组合在一起时,就形成了生命的交响乐。我们都知道,日常生活中,我们如果不注意饮食卫生会引发疾病,除此之外,还有一种我们非常常见,却又常常不以为然的健康因素,这就是情绪起伏。有人说,你有多少情绪,就会有多少病,这是真的吗?答案是肯定的!事实上,我们的思想、信念和认知,都会影响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,因此,了解情绪的力量也是健康的关键,特别是一再重复出现的想法或态度,往往决定了你是健康的还是生病了。此外,过去卡住的感觉与情绪,无论我们的头脑记得与否,都会保留在这些细胞里,创造了我们的潜意识,因为这些情绪分子/细胞在我们的全身,而我们的身体就是我们的潜意识。所以,不论什么时候,都请保持你的心情愉悦,毕竟你的身体就是细胞的整个环境!希望大家在2020年,无论顺境逆境,都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哦

压力,干扰免疫细胞

2019年11月发表在《细胞》杂志上的一项研究[1]告诉我们,压力会破坏CD4+T细胞线粒体,导致代谢紊乱,波及大脑引起焦虑。

微信图片_20200110095839

其实,这也不是科学家们第一次发现慢性压力与免疫系统存在相互作用了,之前的研究就显示,慢性压力会减弱免疫反应,降低白细胞和外周淋巴细胞,损伤中性粒细胞的吞噬功能[2,3]。一些由免疫细胞产生的细胞因子,比如说白介素-6和白介素-1b,还会影响中枢神经系统的很多功能[4,5]。而在精神神经免疫学中,对心智、情绪和免疫系统之间的关联,也早已经有广泛的研究。研究发现,中枢神经系统与免疫系统以两种方式联结在一起。首先,每个思想都会转译成生化语言,由担任信差的化学物——神经缩氨酸(neuropeptides)来进行传递。


身体,情绪的储存库

神经缩氨酸不但影响脑部,也影响到我们所有的器官、腺体、细胞和组织。它们的主要目的似乎就是向身体每一个细胞,传达我们所想到的每个念头以及感觉到的每个情绪。

微信图片_202001100958391


神经生物学家坎达丝·珀特(Candace Pert)的研究显示,充满着不同情绪的想法与记忆,会让身体制造出不同的神经缩氨酸。同样的,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心脏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发现,正向情绪能提升人体DHEA(恢复青春活力的荷尔蒙,能够保护人体对抗压力)以及IgA(一种免疫蛋白质)的浓度,而负向情绪则会降低此二者。进一步的发现是,器官可以储存情绪信息。在今日器官移植日益普遍之际,这点已经得到更多的证实。保罗·皮尔索尔(Paul Pearsall)曾在《心脏密码》(The Heart's Code) 一书中,描述了73个因为心脏移植手术而移植了记忆的案例。皮尔索尔指出,细胞以电磁波传送信息,而记忆可以储存在每一个细胞里。事实上,所有的器官和细胞都储存了情绪的信息,这种现象就是所谓的'细胞记忆'(cellular memory)。此外,你肯定不知道的是我们的身体非常的聪明,时常会自动让我们把我们无法忍受的经验忘掉,可是我们没有真正的忘掉,这些经验都埋在我们的记忆储存库里,这个储存库就是我们的身体。


负面情绪促癌


我们压抑到潜意识的情绪如果没有释放掉,会累积在身体里,成为紧绷、酸痛以及其他气阻塞的现象,长久时间下来会变成内伤、疾病与细胞病变。肿瘤专家直言,任何一种负面情绪长期刺激都会诱发癌症。根据2017年的一项设计16万人的荟萃分析显示,自我报告的心理压力在流行病学上与多种癌症死亡相关[6]2019年9月《自然医学》杂志上一项来自国人团队的新研究让我感觉更扎心了。科学家证实,精神压力会重编程树突状细胞,抑制抗肿瘤免疫应答,最终导致化疗和免疫治疗效果变差。研究者先是建立了一个小鼠模型,社交失败(SD)会导致长期的焦虑和抑郁状态,然后利用药物诱导非小细胞肺癌,并用奥沙利铂治疗。与对照组相比,SD小鼠肺部肿瘤的数量更多,肿瘤负荷也更高;另外,SD小鼠化疗的效果也更差。

微信图片_202001100958392

微信图片_202001100958393

▲疾病进展更严重、化疗效果差;

各种细胞因子水平受到的影响,免疫功能降低▲[7]


接着,研究者们在人类患者中也进行了验证。与年龄和性别匹配的健康志愿者相比,结直肠癌或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血液中的皮质醇水平更高,他们外周血单核细胞中的Tsc22d3转录水平也更高。另外,根据情绪状态问卷,高皮质醇浓度与消极情绪有关。说了这么多,是为了告诉大家我们的身体是有智慧的,它能够自动地排除负面情绪累积在中央神经系统里失调的能量。现在人们常说,“不作死就不会死”,这句话真的没有错。其实很多病都是自己作的,大多数疾病都和生气有关,不生气就不生病。所以这也应了老人们常说的那句老话:“病由心生”。因此,保持愉悦的心情真的非常重要,你的细胞也需要良好的环境才能够保证你的身体健康!

参考文献


[1] Fan KQ, Li YY, Wang HL, Mao XT, Guo JX, et al. (2019) Stress-Induced Metabolic Disorder in Peripheral CD4(+) T Cells Leads to Anxiety-like Behavior. Cell 179: 864-879 e819.

[2] Glaser, R., and Kiecolt-Glaser, J.K. (2005). Stress-induced immune dysfunction: implications for health. Nat. Rev. Immunol. 5, 243–251.

[3] Padgett, D.A., and Glaser, R. (2003). How stress influences the immune response. Trends Immunol. 24, 444–448.

[4] Chourbaji, S., Urani, A., Inta, I., Sanchis-Segura, C., Brandwein, C., Zink, M., Schwaninger, M., and Gass, P. (2006). IL-6 knockout mice exhibit resistance to stress-induced development of depression-like behaviors. Neurobiol. Dis. 23, 587–594.

[5] Engler, H., Brendt, P., Wischermann, J., Wegner, A., Ro¨ hling, R., Schoemberg, T., Meyer, U., Gold, R., Peters, J., Benson, S., and Schedlowski, M. (2017). Selective increase of cerebrospinal fluid IL-6 during experimental systemic inflammation in humans: association with depressive symptoms. Mol. Psychiatry 22, 1448–1454.

[6]Batty, G. D., Russ, T. C., Stamatakis, E. & Kivimaki, M. Psychological distress in relation to site specifc cancer mortality: pooling of unpublished data from 16 prospective cohort studies. BMJ 356, j108 (2017)

[7]https://www.nature.com/articles/s41591-019-0566-4